高铁寄生链:5公司超六成业务命系铁老大

来源:未知 发布于 2021-10-26  浏览 次  

  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的重庆某公司投资总监表示:“当初我们在关注高铁板块时,对中小市值的高铁细分产业配套公司逐一进行分析,发现它们除了拥有总市值较低、未来潜在成长空间大的优点外,还存在难以回避的风险。如这些公司均过度依赖铁路基建的超速投资,且采购方集中在铁道部或其下属企业。最终促使我们转而选择行业壁垒高、安全边际合理的南、北车作为投资标的。”

  从刘志军事件,到6月30日京沪高铁正式运营之后频繁发生的运行故障,再到温州“7·23动车追尾事故”,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看来,未来高铁投资放缓已是大势所趋。

  “可以这样比喻,刘志军时代的高铁发展在‘跑’,而到盛光祖上任之后,高铁调整到‘竞走’状态。于是就有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在5月份对外表示,铁道部将在‘十二五’期间分期安排投资2.8万亿元,这与刘志军时代市场盛传的总额为3.5万亿元的投资规划差距不小。但是,在一系列频发的高铁运行故障和‘7·23动车事故’之后,恐怕相关部门会更慎重地思考高铁发展的速度问题了。一方面是安全性的考虑,另一方面也是社会舆论压力的结果。未来的高铁发展应该会回到‘步行’的速度上。”上述投资总监解释说。

  然而,正是此前对高铁超预期投资的判断,市场已给了上述高铁概念个股相对较高的估值定位。按照市盈率(TTM算法)来统计,辉煌科技目前的PE为60.4倍,世纪瑞尔PE为47.4倍,鼎汉技术与特锐德超过33倍,PE最低的佳讯飞鸿也达到30倍。

  分析人士称,若上述关于高铁投资减速的判断成立,未来这些公司被市场赋予高估值的基础将不复存在,如无其他刺激性因素,或将经历长时间的估值回归过程。